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华夏建通董事会争夺升级洪都航空抗议被排挤

2018-11-06 09:28:44

华夏建通董事会争夺升级洪都航空抗议被排挤投票权

华夏建通董事会争夺升级洪都航空抗议被排挤投票权

以股东身份亲历临时股东大会投票表决

本报 金 水 北京报道

华夏建通()董事会的争夺正在升级。

“开完股东会之后,二股东洪都航空就对大股东不让参加现场投票的事向上交所、监管部门和董事会发函表示强烈的抗议。”5月22日,一位知情人士向透露。

5月20日,吕艳利终于松了一口气,自己受命主持的华夏建通2009年次临时股东大会如愿以偿,大股东海南中谊国际经济技术合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南中谊)以68%的现场投票支持率成功通过了修改公司章程议案,增选和更换自己提名的董监事。

以股东身份亲自参加了这次大股东动议的临时股东大会,《华夏时报》成为现场见证股东大会的媒体,令人想象不到的是这样的结果竟然是一次“意外”,华夏建通第二大股东洪都航空因为手续缺陷,拥有的3220万股投票权无法参与表决。 七人股东大会

上演投票权争夺

5月20日上午10点,决定华夏建通科技开发股份有限公司命运的2009年次临时股东大会在位于北京朝阳区望京西路的卷石天地大厦顶层天地控股会议室准时召开,包括本报代表的中小股东在内一共只有七位股东代表参加。

这是大股东海南中谊发起修改公司章程、改组控制董事会的关键一役,按照规定,修改公司章程和改组董事会需要超过三分之二的投票权支持,而海南中谊握有5505.8万股的投票权,就占到整个总股本的14.48%,情况一开始似乎就对大股东有利。

后来,仔细了解发现尽管这个股东大会只有7位股东参加,却都非同寻常,控制华夏建通的前四大股东悉数到场,第二大股东洪都航空的代表拥有3220万股的投票权,第三大股东被媒体神秘化的所谓女富豪严琳派出的代表刘先生拥有3000万股的表决权,第四大股东华夏建通科技开发集团拥有1431.78万股的投票权,还有恩平同和林业投资有限公司和一个自然人股东,加上大股东海南中谊和本报,一共七名股东。

那些平时神秘隐身难得一见的股东全部亮相这次临时股东大会,由于华夏建通股权很分散,前四大股东拥有的股权比例仅仅占30%左右,海南中谊总经理吕艳利对于的结果也没有的把握,股东大会资料分别列举了议案通过和否决的两种处置结果。

会议还没有开始,围绕修改公司章程和改选董监事的投票表决权的争夺已经开始;代表第三大股东严琳出席股东大会的刘先生告诉,在前台开始登记的时候,他已经被要求写出表决意见,结果被刘先生回绝了。“会议还没有开始我怎么可能有态度呢?”

洪都航空意外失手

控制权落入大股东手中

这次临时股东大会除7名股东之外,还有华夏建通董事长杨文军、董秘华家蓉、监事会主席孙利明、监事高慧娴和大股东聘请的见证律师列席了大股东动议召开的这次临时股东大会。令想不到的是,会议一开始不愉快的插曲就发生了,董事会秘书华家蓉与会议主持人吕艳利就第二大股东洪都航空是否具有投票权展开了一场激烈的争论。

起因是洪都航空国有法人股权报名登记手续都齐全,参会代表身份证资料上也盖有洪都航空的公章,但唯有法人授权委托书只有法人代表签字没有公司盖章,没有通过律师的资格合法性审查。

“洪都航空每次都参加股东大会,我可以证明他确实是洪都航空派出的参会代表。”华夏建通董秘华家蓉提出由监事会主席孙利明对洪都航空股东参会资格进行裁决;会议结束前洪都航空补充了一份盖章的授权委托书传真到会场,但并没有得到律师确认。

“除非投票之前盖章的委托书原件能够送达到会场,洪都航空可以参加投票,否则只允许参会。”吕艳利说,“出席股东大会委托书要盖公章和法人签字,这是起码的常识,我不敢想象洪都航空这样一个大型国有企业也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这让我怀疑华夏建通以前董事会的合法合规性。”

“本来参会的股东就少,资格问题是很容易确认的,洪都航空3000多万股的投票权还被排挤在外,这让人感觉股东大会太不严肃了,股东之间也缺乏信任和团结。”恩平同和林业投资有限公司派出的股东代表这样说。

由于洪都航空缺席,现场有效投票权的股份一共是股,海南中谊和华夏建通科技开发集团一共股投了赞成票,而严琳、恩平同和林业投资有限公司和另一位自然人股东股选择了弃权,现场投票权以68%支持率通过了大股东提出的修改公司章程、增选改换董事和监事等四项议案。

华夏建通董事会由9个席位扩大到11个,一直被海南中谊现有控制人视为“眼中钉”的华夏建通董事总经理方林和监事会主席孙利明被撤换,增选了华夏建通实际控制人赵志军和杨俊学为董事,王晓臣为监事,海南中谊提名的董事席位增加到了5位,并控制了董事长和监事会主席,扫清了控制上市公司的障碍,董事会和监事会控制权落入大股东手中。

“董事会改选属于重大事项,二股东洪都航空3000多万国有股的投票权会影响到会议的表决结果,如果洪都航空投弃权票,修改公司章程和董事监事改选的议案就会因为现场投票达不到三分之二票数支持而无法获得通过,应该很慎重对待二股东的真实意见表达。”现场一位代表这样说。

被临时股东大会撤销监事资格的监事会主席孙利明告诉:“我不当监事会主席反而一身轻松,不过,我已经准备向监管部门汇报,作为监事会主席需要对上市公司和所有投资者负责而不是仅仅听大股东的,因为我也要承担。”

“注入了后沙峪镇的龙腾大厦和通州的加州小镇的产权商铺等资产,关键是到现在为止已经半年了,这些项目为上市公司产生任何收益了吗?新董事长上任半年多了没有任何作为,上市公司的各种印章也没有交给经营班子,没有人去负责这些资产的经营,我不知道大股东想干嘛?”孙利明发言时说,“财务总监张志坚在年报上已经签字了,现在为何也辞职了,证明后来的风险更大。”

前往顺义后沙峪镇的龙腾大厦现场,发现这处评估上亿的资产已经停工近半年,项目部已经撤离,大厦还没有投入使用,今年之内估计不能给上市公司带来收益;加州小镇和龙腾大厦位置比较偏僻,出租和出售有很大的难度,价格也不会太高,加州小镇的二期和三期开发商已经转手,一期业主现在还没有通燃气。

对于资产置换的质疑,吕艳利的解释是:“大股东掌控不了董事会和上市公司就不会进行真正的重组,宁愿选择搭车,让别人去重组,自己把股票卖了。”

为了夺回上市公司股权,海南中谊原控制人李关潮已经在海口起诉赵志军由于550万元的股权转让款没有支付,要求退回海南中谊55%的股权;随即,赵志军旗下北京卷石轩置业有限公司起诉海南中谊,由北京中院冻结了海南中谊持有的5500万股华夏建通,对资产进行保护,投资者看到了赵志军惊人的左右手互搏。据知情人士透露,华夏建通历时两年的重组背后有法律和资本运作高手操纵,双方升级为一轮司法诉讼竞赛,看谁的司法诉讼程序进行得快。

金属缠绕垫片
除沫器
粗线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