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王华祥天才的心永远向着远方

2019-05-18 06:00: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王华祥:“天才的心永远向着远方”

一个人在那里出生是偶然的吗?一个人经历过什么事是偶然的吗?一个人成为什么人是偶然的吗? 农民子弟的良心 1963年在河北省张家口康保县忻家坊村的一个普通日子和普通家庭里出生了一个普通的婴儿:忻东旺。这个名字也是普通不过的名字,像许多偏僻乡村的穷孩子一样,他当过农民旷工,印刷工和画匠(参考杨卫的文章)。直到他成为一个着名的画家之前,忻东旺的经历和普通农家子弟一样,没有什么不同。对比他后面的成功,人们也许会觉得那是一种苦难的经历,但是恰恰是这一段经历造就了他的悲悯人格和平民英雄的形象。忻东旺的画,是底层劳动者无言的丰碑。他是农民的骄傲,农民则是他内心深处的痛点。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跟他相似,也是出生在非常贫穷的小山村里,所以非常理解他的心情。对于一个农民子弟,我虽没有选择去画农民,但我对 农民工 的处境和他们的后代也一样充满忧虑和同情。他们建造了城市住宅、医院和学校,但是他们却无力买房,无钱就医,无资格让孩子上城里的学校。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农民具有决定性的功劳,但是我们养尊处优的大多数人似乎忘记了,包括我在内,也像大多数人一样习惯了,麻木了。似乎一切都是天经地义的。忻东旺的早逝,使我顿然明白他的人格与作品,他是一个难得的绘画天才,也是一个稀罕的农民子弟的良心。 暗夜里的一盏油灯 每个人其实都是孤独的,尤其是一个无所依靠却又心向远方的农家子弟。他是农民子第,但他的心不是农民;他是矿工,印刷工,但他的心不是矿工,印刷工;他是画匠,但他的心不是画匠。他是画家,他偏偏是个画家。因此,他注定了他的孤独,并要独自面对这份孤独,从20世纪至今,绘画已然成为一个不合时宜的职业:被认为属于农业文明,属于手工业人的把戏,属于学院派,属于商业行活。不论你多么成功,你只要是画画便已犯下了原罪,不管你人前多么显耀,但都会被一些自以为是的 法官 当成一个带罪服刑的罪犯。因此,在我看来,这些敌视绘画的 法官 都是杀人犯。我们只要看波洛克怎样变成一个酒鬼,看看怀斯怎样厌恶城市,看看弗洛伊德沧桑憔悴的脸,我们就知道,这些画家翘楚,人群中的英雄是怎样的一种孤独,怎样被群盲排挤。而他们的痛苦不是来自于跟不上 时代 ,而是出自他看见浮华世界的奇技淫巧(科技)后面的人性真相和不为人知的智慧之泉被人轻视和辱骂,这就是天才的孤独与英雄的哀痛。因为毕竟即便如大师巨匠者也仍然受到肉体凡胎的局限:能发现问题但不能解决问题,就像农民看着庄稼被蝗虫吃掉腐败却无能为力。耶稣活着时也不被他爱的人待见,直到死后他的精神才得以再生,伟大的人物或珍贵的事物大抵都是这种命运,只有在失去时人们才会记起。所以我们应当从东旺的去世,从所有人类历史的悲剧中吸取教训,不要轻易审判别人,因为没有谁有此资格,除非你是神。而要格外珍惜人生暗夜中的提灯者:各种人群中的精粹,他们是我们及我们后人的坐标,只有尊敬这些人,我们这个族群才不会继续愚昧。我要祝福东旺,天才的心永远向着远方,愿他一路走好。2014.1.16 写于东旺去逝后第五日王华祥

小巨人机床有限公司
房屋典当
手机捕鱼24小时在线
分享到: